晞凡

墙头众多,杂食党+博爱党+西皮洁癖。
只要活的久,什么糖都有

【丞坤】甜过初恋

#私设:弟弟不喜欢橙子

#一切都是想象,请勿上升真人

#现背向,一发完

#极度OOC预警

#垃圾文笔都是我的错,美好都属于他们

#明天高考出分,发文求人品qwq

———————————————————————————————————

味觉,指食物在人的口腔内对味觉器官化学感受系统的刺激并产生的一种感觉。——百度百科 

虽然味觉是所有人天生就会拥有的感觉,但每个人口腔内对食物中所含有的化学物质的反馈却不尽相同,酸甜苦辣,程度大小,哪怕是吃同一种食物,不同人的味觉总会有着多多少少的不同。

而范丞丞,作为一个与“橙”有着同音字的新时代青年,却对酸味有着强烈的反应,稍稍尝到一点酸味都能让他皱起眉头。奈何拜名字所赐,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喜欢给他吃那又酸又甜的橙子(虽然在范丞丞心里橙子只有酸没有甜)。

家里人给他起这个“丞”字,一是希望他能像古代的丞相般“宰相肚里能撑船”,承受住那从他出生起就伴随着他的质疑与谩骂;二也是希望为他取个可爱些的谐音字,愿他拥有一个像橙子般虽有酸涩但更多是甜蜜的人生。偏偏这个孩子打小一吃到橙子就皱起他的小脸,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怎么劝也不肯再吃第二块了,家人因此也只好放作罢。

由于姐姐的缘故,虽然家里人有心保护,从小到大范丞丞还是不可避免地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那些大人面孔变了又变,却都不约而同地喜欢在见面时送他些橙子味的糖果。后来他为了实现自己对进入娱乐圈的梦想,进了公司当练习生,再后来被挑选上了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进了大厂。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喜欢给他些和橙子有关零食的人也更多了。浓烈的酸味和过度频繁出现的频率让范丞丞对橙子更加敬而远之,也连带着对任何跟橙子有关的食物饮料小零食产生了心理阴影。参加节目前,这个希望能靠自己的努力得到别人认同的少年原以为谈论与自家星光熠熠的姐姐有关的话题会是他在大厂遇到最尴尬的事,相处下来他才意识到身边人时不时给的橙子才是最令他头大的事情。

良好的家教让范丞丞无法拒绝别人的善意,说出自己不喜欢橙子时别人诧异的表情又总让他有种被当成小孩子的感觉。于是每次收到这些橙子味的小零食时他总会笑着表示感谢并收下,然后在别的地方转送给别人。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送零食的人,但是范丞丞实在是无法容受橙子的酸味,只能在心里吐了吐舌头,悄悄说声抱歉啦。

毕竟也是为了不浪费嘛,机智的福西西如此想到。

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有那个人给的小零食他从未分过给别人。其他口味的小零食他都傻笑着当场吃下,这副有点蠢兮兮的表情往往能令那人宠溺地摸摸自己的后颈。就连不爱吃的橙子味糖果饼干云云都被他悄悄放在了抽屉最深处,像一个甜蜜得不愿被他人惊扰的美梦。

 

 

蔡徐坤觉得范丞丞这个名字起得真好。这个叫“丞丞”的少年的的确确像一颗刚刚成熟的橙子。初见时不苟言笑的高冷模样犹如橙子的表皮,难啃而苦涩;初次登台表演时生疏青涩以致忘词的表演还有那下台之后憋都憋不出的泪水,就像咬下橙子的第一口时那在舌尖迸发的酸楚;到后来与自己熟络起来,那人对自己一口一个带着撒娇意味的“老大”、“哥哥”,都让自己的口腔充满了橙子的清甜,这清甜顺着血管流遍全身,最后在胸腔汇集,让自己的心脏像是浸在蜜里,变成了个小蜜罐。

至于为什么老是喜欢给他投喂零食?大概要归功于那种看到小动物受伤后用湿漉漉的委屈眼神瞧着自己时不断翻涌的恻隐之心吧。

对于范丞丞,蔡徐坤原本是不打算与他有太多来往的。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看似表面风光,其实是块烫手山芋,太多双眼睛集中在小少爷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一番品头论足。这样的小少爷来参加选秀节目,大抵只是为了过过明星瘾罢了。自己若是主动凑上去,难免有蹭热度的嫌疑,他蔡徐坤,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

小少爷下台后的落泪出乎蔡徐坤的意料。在后台他远远地瞧见乐华娱乐的一众练习生围成小圈,不断轻声安慰着某个人。再认真瞧瞧,间隙中瞥见小少爷那红肿的眼眶和泛红的鼻头,蔡徐坤忽的感到心脏一缩。

原来小少爷也对这个舞台这么在意啊。

 

等到那天晚上蔡徐坤练完舞后,大多数寝室已经熄灯,昏暗的走廊安静无声,仿佛几个小时前的男孩子们的打闹只是一阵幻觉。他努力将脚步放轻,不愿扰了他人清梦。恍惚间看见走廊尽头有人倚着窗子,将目光投向远处昏黄路灯投下的影子,黑色的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

蔡徐坤其实胆量并不大,大半夜看到这样略微诡异的场景不自觉发出了吸气声。

窗边人循声望过来,发现对面站着的是他不太熟悉但十分优秀的A班练习生,是那个他从一开始就记挂着的特别帅的哥哥。窗外的光打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看不大清楚,眼眶里的水光倒是被一览无余。

呆滞一秒后范丞丞像是猛然惊醒,快速低下头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带着浓浓的鼻音奶声奶气地说:“哥哥好。”

到底还是个17岁的小孩。常年独自打拼在外的蔡徐坤终究是被眼前小孩委屈巴巴的模样触动,快步走上前去揉揉小孩洗澡过后变得柔顺服帖的头发。随即他拿出纸巾交给眼前明显呆愣住的小孩:“别拿袖子擦眼睛,脏。”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主动凑上去,只是小孩的狗狗眼让他做不到视若无睹。

小孩要误会就误会吧,先止住他的眼泪再说。

 

忽然又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为了防止低血糖晕倒而准备的糖。都说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蔡徐坤便把那颗橙味硬糖放到范丞丞手里,揉揉他的后颈,轻声说了句:“加油!”

也许今天的自己有点越界了,可是想起范丞丞将硬糖紧紧握住对自己露出笑颜的样子,蔡徐坤觉得那也挺值。

小孩看到那颗糖好像很开心,也许他很喜欢橙子味?

 

蔡徐坤大概永远也想不到,那颗硬糖,那声加油对范丞丞有多么的重要。范丞丞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不相熟的人在看到他脆弱与失败后还能够安慰他,相信他,不因血缘,无关名利,只是这个人的温柔使然。这个人的温柔与强大,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依靠。

那晚过后他们的关系慢慢变得亲密起来。他的温柔和他的依赖都隐藏在镜头之后,悄然发酵,酿出醇香的酒。

作为一个表面高冷实则熊孩的17岁,范丞丞对串门有极大的热爱。说起他最喜欢串门的宿舍,蔡徐坤的宿舍当之无愧。蔡徐坤以为范丞丞喜欢橙子味,又想着青春期的男孩子长身体容易饿,就去全时买了许多橙子味的小零食放在宿舍,怕小孩来这串门的时候被饿着。被同寝室的周锐取笑说他是个担心娃娃吃不够的老父亲他也不反驳,毕竟小孩开心比较重要

 

 

几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转眼间他们便从一百个人中脱颖而出,来到了决赛日,来到了前九名的座位前。能够C位出道,对蔡徐坤来说有着太多特殊的意义。C位,意味着大家看到了他的努力,意味着他离自己的梦想更进一步。当他含泪说完自己的感谢与心声,坐在属于自己的第一名的座位后,前排那个染了一头张扬红发的少年转过身来对着他用夸张的表情说了好些话。现场尖叫声很大,他其实有些听不清那人说了什么,可是笑容还是自动自觉地爬上了他的嘴角。

还意味着我们一起出道了,我还有机会给你送零食。

 

真好。

 

 

 

出道之后的生活虽然忙碌,但也让九个人拥有了成为偶像的实感。每一支广告的拍摄,每一场见面会的举办,都成为了他们坚持下重要去的动力。

而身边那个人,也是自己对繁忙行程乐此不疲的缘由吧。

 

范丞丞盯着身边一身橙色打扮的哥哥面对镜头时不经意展露的笑容,突然忘记了这是在拍摄维他命水广告,恍惚间脑子里只剩下这个想法。

范丞丞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正因如此,他才拒绝了家人为他铺好的道路,不顾外界的猜疑与嘲讽,一心投入到偶像练习中。也正是这样,他明白自己对身边这个爱投喂自己的哥哥不再只是依赖,也不再只是崇拜,他喜欢他,他想要拥有他。

想把台上光芒万丈的小玫瑰占为己有真的是非常自私的想法啊,可范丞丞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试过遏止,想要停下,可还是无法自觉收回望着那人的目光,还是止不住想要亲近那个人的冲动。那些见面会上的悄悄话,带有私心的换位,无意之间的拥抱,都是他的任性,他的爱意。

不过是片刻间的愣神,就被工作人员通知硬照已经拍摄结束了。摄影师提出希望他们能并排坐在长椅上摆几个随意的pose,不要看着镜头,最好能与身边的队友有些交流。

没来得及细想做什么动作,范丞丞便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轻轻拍了拍。下一秒自己手中的那瓶蓝莓味维他命水便被抽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橙子味维他命水。耳边响起那人带有笑意的声音:“我们丞丞应该喝橙橙啊。”范丞丞没有回答,大大的笑容已经自觉爬上了他的脸庞。

咔嚓。

扑通扑通。哎呀,那只不听话的小鹿又在范丞丞的心脏里横冲乱撞了。

 

拍摄进入尾声,摄影师与部分成员根据拍好的照片进行讨论,其他工作人员则开始了对摄影棚的收尾工作。范丞丞的部分完成得不错,提前结束了拍摄。他向四处张望,寻找着哥哥的身影。

蔡徐坤也提前结束了拍摄,正在一一向工作人员鞠躬致谢,得到了一众工作人员的肯定和鼓励。范丞丞看到他频频乖巧地点头,还时不时因为工作人员的调侃而害羞到双手捂脸。

盯了几秒,范丞丞赶在对方发现自己前把头低下,把玩着那人递给自己的维他命水。

哥哥,真的很喜欢给我橙子味的东西啊。

 

如果哥哥也是橙子味的就好了,他就能把自己给我了。他就,永远是我的了。

 

“丞丞怎么不喝啊?”身旁的工作人员见范丞丞将手中橙味的维他命水看了又看,不停摩挲着瓶身,却又始终不喝,便疑惑地问到。

“这个,可以喝吗?”是他的表情太小心翼翼了吗,为何这位挂着工牌的姐姐听到他的问题后居然露出了怜爱的眼神。

“当然可以哦!如果喜欢的话还可以拿多几瓶,我们这里很多呢!”

闻言范丞丞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带有淡淡的笑容,像是想起来美好的事物:“不用啦,我只要他就好。”

这也许是范丞丞17年的人生里第一次主动喝橙味的饮品。喝下第一口,记忆中的酸涩并未如期而至,反倒是一阵甘甜攻占了味蕾。小时候范丞丞和妈妈一起去超市买菜,路过一个卖水果的小摊,摆放橙子的区域里插了一块制作简单的小木牌,上面有大大的黑字写着“甜过初恋”。小丞丞认得这四个字,却不明白它们连起来的含义,于是扯了扯妈妈的手问什么叫初恋,声音里的稚气藏都藏不住。妈妈笑得温柔,却没有给出准确答案,只说丞丞长大后就会明白了。

再长大些想起这四个字,范丞丞都会忍不住嗤笑一声。他因为橙子的酸味对这种水果避之不及,那酸涩将甜味完全遮盖,商家竟然还敢宣称“甜过初恋”?

可如今喝下去,曾经厌烦的味道竟然变了,变得像那个商家所说,变得像那人的微笑,甜的难以置信。

看来那些被藏起来的,跟随着他出道、陪他到处奔波的橙味小零食终于得到了被品尝的机会。

与其说他爱上了橙子,倒不如说他爱上了那个会给自己投喂橙子的人。

 

他呢?他也喜欢着我吗?他也会觉得我是特别的吗?

 

胡思乱想间听到蔡徐坤在不远处召唤自己,便抛下一切想法,向蔡徐坤跑去。

没事,路还很长,他在我身边,足够了。

 

 

 

 

 

队友:咦为什么最近丞丞不派橙子味的零食了?想吃。

 

 

END.

 -----------------------------------------------------------------

番外《橙》戳这里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