晞凡

墙头众多,杂食党+博爱党+西皮洁癖。
只要活的久,什么糖都有

【宁麦】In the Heartbeat(二)

#OOC预警,难吃都是我的错

#虽然休息时间很少但还是希望能写完这个故事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

一个星期前。


挥手告别了一起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同学,麦克沃伊轻声哼着歌,脚步轻快地走向学校旁的美食街。春天的阳光总是温暖而和煦,透过树叶的缝隙轻轻散落在地面上,亲吻着地表的万物。进行了很久的实验终于有了重要的进展,麦克沃伊本打算和组员们一起去吃顿中餐庆祝庆祝,奈何约会的约会、联谊的联谊,最后只剩下麦克沃伊一个孤家寡人。被这样明媚的阳光所感染,他决定忽视队友们的重色轻友,自己一个人到新开的中餐厅大饱口福。


到了餐馆门口,麦克沃伊被那火爆的场景吓了一跳。放眼望去,金头发的黑头发的,肤色黑的白的,把装潢的极富中国气息的餐厅挤得满满当当,穿着红黑制服的服务员穿梭在人群之中,大声吆喝着他听不懂的中文,场面好生热闹。


看来拉金的情报没有错,这家真的很好吃的样子。


虽然有些被吓到,但是抱着对美食的热爱,麦克沃伊还是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试试他期待已久的中国菜。于是他挤到前台去,想问问还有没有空余的座位。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刚来澳洲留学的中国女生,本只是想来赚赚外快,却想不到自己这有些捉襟见肘的口语水平在刚开始兼职的时候就受到这么残酷的打击。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位笑得堪比黄金海岸那极负盛名的阳光的澳洲小伙到底在说什么啊!你的卷毛再可爱也掩盖不了你语速快的要命这个事实啊!


女生用力的摆了摆手,嘴里刚喊出一句“Please slow down!”就看见澳洲小哥身后冒出一张亚洲面孔,丹凤眼里满是笑意,不紧不慢地说出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他想问你还有座位吗?”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上天居然派了一个大帅比来拯救我,真是太好了。


麦克沃伊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中国女生丰富的表情变化,心想终于明白为什么网上说中国的表情包丰富了。听见了陌生的语言,他顺着耳边那温润的声音转头望去,映入眼前的是一张被上帝亲吻过的侧脸,还有那因挂有淡淡笑意而微微上扬的嘴角。


扑通,扑通。


谁说丘比特忘记了他呢,那个小家伙只是来得晚了些。


因为啊,这个淘气的小爱神特地为麦克沃伊挑选了一支最大的金箭。


盯着那人一双丰满而又殷红的嘴唇不停地相互碰撞又分开,麦克沃伊像突然被人丢到了异次元空间,忘了呼吸和心跳,屏蔽掉所有声音,眼中只剩那双嘴唇,和那个人。


耳边响起了自己的母语,麦克沃伊突然清醒过来,听见刚才一瞬间夺了自己心魄的人正用着同样标准的英语告诉自己餐馆没有空余的单座了,问是否愿意和他拼个桌。


愿意。当然愿意。


被服务员领着穿越了拥挤的大厅,来到角落的一个双人桌旁,又被引着落座。直到手上握住了一张夹杂着中英文的菜单,麦克沃伊才算真真正正冷静了下来。他猛地甩了甩头,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就突然见色起意,把魂都丢了。


宁泽涛看着对面男孩可爱的小动作,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他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从小赞美和夸奖也没少收,来到这异国他乡他东方人的面孔就更是引起了不少关注和追捧。然而感受到来自同性而又如此明显的着迷,还真是第一次。对方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和那双闪着夺目光芒的蓝眼睛莫名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很喜欢的卷毛小狗,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涟漪。“你好,我叫宁泽涛。”


明明是普通的一句问候,但那温柔的语气还是让麦克沃伊僵住了身子。强压下心中的悸动,麦克沃伊端正了坐姿,努力稳住自己的声线:“你好,我叫麦克沃伊。”


“所以你就是那群理科生口中的天才小学霸?他们怎么没告诉我,小学霸长得也很好看呢?”看到对方意料之中的惊慌,宁泽涛心情莫名愉悦起来。


嗯,真可爱。


接下来的几句交谈中麦克沃伊已经点好了菜,将菜单交给宁泽涛后,就开始光明正大的盯着对方看。不光是嘴唇,连那上挑的眼角,如同黑曜石般闪烁的眼珠,甚至是藏在浓密的黑色发丝后那小小的发旋,无不昭示着那人无与伦比的帅气。麦克沃伊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真的有好看到发梢的人。


宁泽涛将点好的菜单交给服务员后,转回身看见对面的小卷毛正托着腮注视着自己,和自己对上眼神后还匆匆忙忙地将视线转到面前的餐具上,像是想要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们坐的座位正好倚着一根盘着木龙的圆柱,宛如被筑起了一个隐形的屏障,餐厅的纷纷扰扰传到这里已经若隐若现。太安静了,麦克沃伊忍不住想到,安静得连自己的那过快心跳声都能听见了。


“你喜欢吃中国菜吗?”像看出了麦克沃伊的紧张,宁泽涛率先打破了安静。


听见对方的提问,麦克沃伊不免兴奋起来。他一直对中国文化感到着迷,无论是道家的庄子还是传统的美食,他都有所接触。可惜他的精力大多放在了学业和他酷爱的游泳上,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仅仅是停留在“了解”上。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货真价实的中国人,麦克沃伊一股脑地将自己对中国的看法和疑问都说了出来,比平时还要快的语速和上扬的小尾音,将他的激动泄露无疑。说完自己又觉得不好意思,揉了揉头发说了声抱歉。


宁泽涛惊讶于一个澳洲物理系学生对中国的理解,思乡之情被激起,平日里有些少言寡语的他也打开了话匣子。两人像相识已久的老友一样谈天说地,从中澳文化差异聊到日常生活趣事,从不同的专业到两人都热爱的游泳,兴致浓时,连服务员上菜都险些没有注意到。


看着宁泽涛面前那碗冒着热气的云吞面,大概是被水汽熏了脑子,麦克沃伊突然冒出一句:“其实我一直挺想尝尝中国的面,可惜我不会用筷子,拿叉子吃又太怪了。”停顿两秒,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让对方别放在心上,却看见宁泽涛挑了挑眉,随即露出一个绝对可以参选校园先生的微笑。他熟练地夹起面条,送到口边吹了吹,再递到了麦克沃伊的面前。等不到小卷毛的回应,宁泽涛还像喂小孩子一样:“来,张嘴,啊。”


麦克沃伊匆忙吃完了送到自己嘴边的面条,还偷偷地用自己的卫衣扇风,默默祈祷着脸上的热度快点降下来。中国面条的味道嚼劲如何他完全没了印象,但宁泽涛那双在水汽氤氲中仍明亮灼人的眼睛,却成了他多年以后亦忘记不了的美景。

 


一顿饭吃到尾声,两人都显得有些意犹未尽,也不知是谁主动的,两人爽快地交换了社交账号,商量着下次继续一起出去寻觅美食。结账后,他们相互道别,各自踏上了归程。


按计划麦克沃伊是要踏上归程回宿舍的。


但当他站在书店的外国图书区里,盯着自己手中拿着的,刚刚从宁泽涛ins听闻的中文书时,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