晞凡

墙头众多,杂食党+博爱党+西皮洁癖。
只要活的久,什么糖都有

【宁麦】In a Heartbreat(大学生AU)(一)

#OOC预警,文笔太差是我的错qwq

#灵感来自同名的外国影片,是个非常可爱的作品,强烈安利!!还受到了小麦微博和ins上面晒的中国美食的启发

#本来是想写完再发出来的,但是昨天!!小麦居然发了这么大一颗糖!!而且他居然真的在学中文!!于是我按耐不住了!!

#用了昨天采访里的梗,那个采访真甜啊(升天.jpg)

#感谢老婆为我校对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爱宁麦和极圈的所有小伙伴。

----------------------------------------------------------------------------------------

9月,澳大利亚春意渐浓。


麦克沃伊和拉金在学校小公园树下的长椅上懒散地坐着,享受着春风拂过的惬意。风儿将几片不知名的小花瓣洒在麦克沃伊的书上,竟让那枯燥无味的语言书有了几分中国人所说的“诗意”。


“唉!”随着一声哀嚎,麦克沃伊将手中的中文教科书反扣在膝盖上,一手拿起手边略有些凉了咖啡,一手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头卷毛被蹂躏得更乱,在澳大利亚初春的凉风中微微飘动。


拉金不禁感叹自家老铁居然也有对着书本抓狂的一天:“怎么了天才小学霸?这不是你很喜欢的那本《关于物理学、天文学和数学的世界宝库》吗?怎么这么大反应啊。”如果他能收敛一下那调侃的语气,麦克沃伊也许会真的相信他在关心自己。


瞄了一眼书的内容,全是看不懂的外国文字,拉金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疼。


“你别跟着他们乱叫,”瞪了一眼拉金,麦克沃伊又把视线放回中文书上,无所事事地搅动着咖啡的吸管。麦克沃伊物理学成绩优异,常常给大家讲题,还带有保证把人讲懂的神奇buff,理科男们感激他讲题的大恩大德,总爱笑着叫他一声“天才小学霸”。大抵是谦虚的性格使然,麦克沃伊本人倒是不太喜欢被这么叫。“你说中文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些汉字一个个都长得差不多,他们到底是怎么记住的啊?”


因为那是他们的母语啊。看着对面的一向大大咧咧没啥烦恼的小学霸难得露出烦躁的表情,拉金选择默默把这句吐槽吞回肚子里,啃起了自己的三明治。没得到回应的麦克沃伊也不在乎,又一次把头埋进书本里,嘴中还念念有词,尝试着把书上的汉字拼音念出来,但舌头却像被打了结,只能发出些带有浓浓澳大利亚口音的奇怪音节


见身旁的人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拉金不免感到有些无趣。本着身为澳洲好基友和八卦至上的精神,他还是决定好好关心关心这位一心沉迷于中文的朋友:“你怎么突然对中文这么感兴趣了?连吃个早餐都要带着本中文书,”他顿了顿,仿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为了哪位中国大美人吧?”


本来只是无心的玩笑,却让对旁边的小卷毛闹了个大红脸。三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就像木马病毒警告一样出现在拉金的脑海。


完了,有情况。


也难怪拉金这么惊讶,麦克沃伊外貌出众,身材高挑,衣品不凡,一双仿佛装进了蔚蓝大海的深邃眼眸更是俘获了大批迷妹。奈何明明长了一副万人迷的面孔却装着一颗对恋爱毫不在乎的心,朋友们从没见过麦克沃伊对谁动心,更别说主动追求了。


天知道这可是他们系被女孩子表白也只是红着脸轻声拒绝的系草啊!!这个一向被他们戏谑把物理习题当女朋友的小学霸居然为了一个人去学外语??这个让女生们哭嚎着感叹被金发小爱神遗忘的家伙,居然遇到的动心的人??


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拉金恨不得现在就掏出手机跟自家女朋友分享这个大新闻。


没等到麦克沃伊的回答,拉金语调提高了三分:“不是吧?真的?你快说,是哪个女孩子?我们学校的吗?哪个系的?学姐还是学妹?”


看着对方仿佛快要站到椅子上当着全公园老老少少的面逼问自己的架势,麦克沃伊急忙将他按住,摆手解释:“不是不是,你想太多了!”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让这话的说服力打了不少折扣。


上帝作证,他学中文虽然的确是为了一个中国美人,但绝对不是为了学校里的学姐或者学妹。麦克沃伊心里默默地想,努力让自己显得心安理得一点。


他不过是为了学校的校草而已。


拉金刚准备审出个前情后续,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了声麦克沃伊。两人一起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校园网上被讨论得风风火火的校草宁泽涛向他们挥了挥手,又将手插回黑色风衣的袋子里,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拉金转过身去想对老友感叹一声网上说的真没错宁泽涛好帅啊简直像个模特诶,却发现麦克沃伊脸上的潮红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处,蹿入他的卫衣里。


如果麦克沃伊有翻到过教科书关于中国谚语的那一章,他就会明白,像“说曹操,曹操到”这类谚语是真的经历过实践检验的。


TBC.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