晞凡

aph全员厨,欧美杂食党,博爱党且西皮洁癖_(:3」∠)_此号单纯用于记录生活

【丞坤】甜过初恋

#私设:弟弟不喜欢橙子

#一切都是想象,请勿上升真人

#现背向,一发完

#极度OOC预警

#垃圾文笔都是我的错,美好都属于他们

#明天高考出分,发文求人品qwq

———————————————————————————————————

味觉,指食物在人的口腔内对味觉器官化学感受系统的刺激并产生的一种感觉。——百度百科

虽然味觉是所有人天生就会拥有的感觉,但每个人口腔内对食物中所含有的化学物质的反馈却不尽相同,酸甜苦辣,程度大小,哪怕是吃同一种食物,不同人的味觉总会有着多多少少的不同。

而范丞丞,作为一个与“橙”有着同音字的新时代青年,却对酸味有着强烈的反应,稍稍尝到一点酸味都能让他皱起眉头。奈何拜名字所赐,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喜欢给他吃那又酸又甜的橙子(虽然在范丞丞心里橙子只有酸没有甜)。

家里人给他起这个“丞”字,一是希望他能像古代的丞相般“宰相肚里能撑船”,承受住那从他出生起就伴随着他的质疑与谩骂;二也是希望为他取个可爱些的谐音字,愿他拥有一个像橙子般虽有酸涩但更多是甜蜜的人生。偏偏这个孩子打小一吃到橙子就皱起他的小脸,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怎么劝也不肯再吃第二块了,家人因此也只好放作罢。

由于姐姐的缘故,虽然家里人有心保护,从小到大范丞丞还是不可避免地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那些大人面孔变了又变,却都不约而同地喜欢在见面时送他些橙子味的糖果。后来他为了实现自己对进入娱乐圈的梦想,进了公司当练习生,再后来被挑选上了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进了大厂。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喜欢给他些和橙子有关零食的人也更多了。浓烈的酸味和过度频繁出现的频率让范丞丞对橙子更加敬而远之,也连带着对任何跟橙子有关的食物饮料小零食产生了心理阴影。参加节目前,这个希望能靠自己的努力得到别人认同的少年原以为谈论与自家星光熠熠的姐姐有关的话题会是他在大厂遇到最尴尬的事,相处下来他才意识到身边人时不时给的橙子才是最令他头大的事情。

良好的家教让范丞丞无法拒绝别人的善意,说出自己不喜欢橙子时别人诧异的表情又总让他有种被当成小孩子的感觉。于是每次收到这些橙子味的小零食时他总会笑着表示感谢并收下,然后在别的地方转送给别人。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送零食的人,但是范丞丞实在是无法容受橙子的酸味,只能在心里吐了吐舌头,悄悄说声抱歉啦。

毕竟也是为了不浪费嘛,机智的福西西如此想到。

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有那个人给的小零食他从未分过给别人。其他口味的小零食他都傻笑着当场吃下,这副有点蠢兮兮的表情往往能令那人宠溺地摸摸自己的后颈。就连不爱吃的橙子味糖果饼干云云都被他悄悄放在了抽屉最深处,像一个甜蜜得不愿被他人惊扰的美梦。

 

 

蔡徐坤觉得范丞丞这个名字起得真好。这个叫“丞丞”的少年的的确确像一颗刚刚成熟的橙子。初见时不苟言笑的高冷模样犹如橙子的表皮,难啃而苦涩;初次登台表演时生疏青涩以致忘词的表演还有那下台之后憋都憋不出的泪水,就像咬下橙子的第一口时那在舌尖迸发的酸楚;到后来与自己熟络起来,那人对自己一口一个带着撒娇意味的“老大”、“哥哥”,都让自己的口腔充满了橙子的清甜,这清甜顺着血管流遍全身,最后在胸腔汇集,让自己的心脏像是浸在蜜里,变成了个小蜜罐。

至于为什么老是喜欢给他投喂零食?大概要归功于那种看到小动物受伤后用湿漉漉的委屈眼神瞧着自己时不断翻涌的恻隐之心吧。

对于范丞丞,蔡徐坤原本是不打算与他有太多来往的。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看似表面风光,其实是块烫手山芋,太多双眼睛集中在小少爷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一番品头论足。这样的小少爷来参加选秀节目,大抵只是为了过过明星瘾罢了。自己若是主动凑上去,难免有蹭热度的嫌疑,他蔡徐坤,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

小少爷下台后的落泪出乎蔡徐坤的意料。在后台他远远地瞧见乐华娱乐的一众练习生围成小圈,不断轻声安慰着某个人。再认真瞧瞧,间隙中瞥见小少爷那红肿的眼眶和泛红的鼻头,蔡徐坤忽的感到心脏一缩。

原来小少爷也对这个舞台这么在意啊。

等到那天晚上蔡徐坤练完舞后,大多数寝室已经熄灯,昏暗的走廊安静无声,仿佛几个小时前的男孩子们的打闹只是一阵幻觉。他努力将脚步放轻,不愿扰了他人清梦。恍惚间看见走廊尽头有人倚着窗子,将目光投向远处昏黄路灯投下的影子,黑色的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

蔡徐坤其实胆量并不大,大半夜看到这样略微诡异的场景不自觉发出了吸气声。

窗边人循声望过来,发现对面站着的是他不太熟悉但十分优秀的A班练习生,是那个他从一开始就记挂着的特别帅的哥哥。窗外的光打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看不大清楚,眼眶里的水光倒是被一览无余。

呆滞一秒后范丞丞像是猛然惊醒,快速低下头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带着浓浓的鼻音奶声奶气地说:“哥哥好。”

到底还是个17岁的小孩。常年独自打拼在外的蔡徐坤终究是被眼前小孩委屈巴巴的模样触动,快步走上前去揉揉小孩洗澡过后变得柔顺服帖的头发。随即他拿出纸巾交给眼前明显呆愣住的小孩:“别拿袖子擦眼睛,脏。”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主动凑上去,只是小孩的狗狗眼让他做不到视若无睹。

小孩要误会就误会吧,先止住他的眼泪再说。

忽然又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为了防止低血糖晕倒而准备的糖。都说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蔡徐坤便把那颗橙味硬糖放到范丞丞手里,揉揉他的后颈,轻声说了句:“加油!”

也许今天的自己有点越界了,可是想起范丞丞将硬糖紧紧握住对自己露出笑颜的样子,蔡徐坤觉得那也挺值。

小孩看到那颗糖好像很开心,也许他很喜欢橙子味?

蔡徐坤大概永远也想不到,那颗硬糖,那声加油对范丞丞有多么的重要。范丞丞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不相熟的人在看到他脆弱与失败后还能够安慰他,相信他,不因血缘,无关名利,只是这个人的温柔使然。这个人的温柔与强大,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依靠。

那晚过后他们的关系慢慢变得亲密起来。他的温柔和他的依赖都隐藏在镜头之后,悄然发酵,酿出醇香的酒。

作为一个表面高冷实则熊孩的17岁,范丞丞对串门有极大的热爱。说起他最喜欢串门的宿舍,蔡徐坤的宿舍当之无愧。蔡徐坤以为范丞丞喜欢橙子味,又想着青春期的男孩子长身体容易饿,就去全时买了许多橙子味的小零食放在宿舍,怕小孩来这串门的时候被饿着。被同寝室的周锐取笑说他是个担心娃娃吃不够的老父亲他也不反驳,毕竟小孩开心比较重要

 

 

几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转眼间他们便从一百个人中脱颖而出,来到了决赛日,来到了前九名的座位前。能够C位出道,对蔡徐坤来说有着太多特殊的意义。C位,意味着大家看到了他的努力,意味着他离自己的梦想更进一步。当他含泪说完自己的感谢与心声,坐在属于自己的第一名的座位后,前排那个染了一头张扬红发的少年转过身来对着他用夸张的表情说了好些话。现场尖叫声很大,他其实有些听不清那人说了什么,可是笑容还是自动自觉地爬上了他的嘴角。

还意味着我们一起出道了,我还有机会给你送零食。

真好。

 

 

出道之后的生活虽然忙碌,但也让九个人拥有了成为偶像的实感。每一支广告的拍摄,每一场见面会的举办,都成为了他们坚持下重要去的动力。

而身边那个人,也是自己对繁忙行程乐此不疲的缘由吧。

范丞丞盯着身边一身橙色打扮的哥哥面对镜头时不经意展露的笑容,突然忘记了这是在拍摄维他命水广告,恍惚间脑子里只剩下这个想法。

范丞丞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正因如此,他才拒绝了家人为他铺好的道路,不顾外界的猜疑与嘲讽,一心投入到偶像练习中。也正是这样,他明白自己对身边这个爱投喂自己的哥哥不再只是依赖,也不再只是崇拜,他喜欢他,他想要拥有他。

想把台上光芒万丈的小玫瑰占为己有真的是非常自私的想法啊,可范丞丞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试过遏止,想要停下,可还是无法自觉收回望着那人的目光,还是止不住想要亲近那个人的冲动。那些见面会上的悄悄话,带有私心的换位,无意之间的拥抱,都是他的任性,他的爱意。

不过是片刻间的愣神,就被工作人员通知硬照已经拍摄结束了。摄影师提出希望他们能并排坐在长椅上摆几个随意的pose,不要看着镜头,最好能与身边的队友有些交流。

没来得及细想做什么动作,范丞丞便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轻轻拍了拍。下一秒自己手中的那瓶蓝莓味维他命水便被抽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橙子味维他命水。耳边响起那人带有笑意的话语:“我们丞丞应该喝橙橙啊。”范丞丞没有回答,大大的笑容已经自觉爬上了他的脸庞。

咔嚓。

扑通扑通。哎呀,那只不听话的小鹿又在范丞丞的心脏里横冲乱撞了。

 

拍摄进入尾声,摄影师与部分成员根据拍好的照片进行讨论,其他工作人员则开始了对摄影棚的收尾工作。范丞丞的部分完成得不错,提前结束了拍摄。他向四处张望,寻找着哥哥的身影。

蔡徐坤也提前结束了拍摄,正在一一向工作人员鞠躬致谢,得到了一众工作人员的肯定和鼓励。范丞丞看到他频频乖巧地点头,还时不时因为工作人员的调侃而害羞到双手捂脸。

盯了几秒,范丞丞赶在对方发现自己前把头低下,把玩着那人递给自己的维他命水。

哥哥,真的很喜欢给我橙子味的东西啊。

如果哥哥也是橙子味的就好了,他就能把自己给我了。他就,永远是我的了。

“丞丞怎么不喝啊?”身旁的工作人员见范丞丞将手中橙味的维他命水看了又看,不停摩挲着瓶身,却又始终不喝,便疑惑地问到。

“这个,可以喝吗?”是他的表情太小心翼翼了吗,为何这位挂着工牌的姐姐听到他的问题后居然露出了怜爱的眼神。

“当然可以哦!如果喜欢的话还可以拿多几瓶,我们这里很多呢!”

闻言范丞丞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带有淡淡的笑容,像是想起来美好的事物:“不用啦,我只要他就好。”

这也许是范丞丞17年的人生里第一次主动喝橙味的饮品。喝下第一口,记忆中的酸涩并未如期而至,反倒是一阵甘甜攻占了味蕾。小时候范丞丞和妈妈一起去超市买菜,路过一个卖水果的小摊,摆放橙子的区域里插了一块制作简单的小木牌,上面有大大的黑字写着“甜过初恋”。小丞丞认得这四个字,却不明白它们连起来的含义,于是扯了扯妈妈的手问什么叫初恋,声音里的稚气藏都藏不住。妈妈笑得温柔,却没有给出准确答案,只说丞丞长大后就会明白了。

再长大些想起这四个字,范丞丞都会忍不住嗤笑一声。他因为橙子的酸味对这种水果避之不及,那酸涩将甜味完全遮盖,商家竟然还敢宣称“甜过初恋”?

可如今喝下去,曾经厌烦的味道竟然变了,变得像那个商家所说,变得像那人的微笑,甜的难以置信。

看来那些被藏起来的,跟随着他出道、陪他到处奔波的橙味小零食终于得到了被品尝的机会。

与其说他爱上了橙子,倒不如说他爱上了那个会给自己投喂橙子的人。

他呢?他也喜欢着我吗?他也会觉得我是特别的吗?

胡思乱想间听到蔡徐坤在不远处召唤自己,便抛下一切想法,向蔡徐坤跑去。

没事,路还很长,他在我身边,足够了。

 

 

 

 

队友:咦为什么最近丞丞不派橙子味的零食了?想吃。

 

 

END.

 

生日快乐❤️

看完复联三了………
很想为星爵鸣冤,太冤枉了。
他不过是个会爱会恨会愤怒会悲伤的普通人类罢了。卡魔拉是陪着他去他父亲星球的人,是让星爵看清父亲骗局的人,也是浩瀚无边的宇宙中最懂他最爱他的人。父母双亡,疼自己的养父也死了,和母星的联系也完全断绝,如今连唯一爱人都惨死,试问有几个人能真的做到冷静?我不否认他的做法很冲动很鲁莽,但这就是他啊,这就是那个看到灭霸拿了三颗无限宝石还是杀到灭霸的星球去救卡魔拉的他啊,这就是那个知道自己父亲是杀害母亲的凶手之后就将他天父级的生父一秒爆头的皮特·奎尔啊。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因为他爱她。
听到有人骂他真的很难过,英雄不是圣人,英雄也有弱点,英雄也会犯错。但我仍然爱他。

真的太满意这张照片了所以也发到老福特里来🤣
肇庆·鼎湖山·飞水潭

清明·踏青🌱
她说家的东篱,和常服搭也超美(*ฅ́˘ฅ̀*)♡

久违的带着盾铁去旅行
这次是中山图书馆(๑ˊ͈ᐞˋ͈)ƅ̋

【宁麦】In the Heartbeat(二)

#OOC预警,难吃都是我的错

#虽然休息时间很少但还是希望能写完这个故事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

一个星期前。


挥手告别了一起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同学,麦克沃伊轻声哼着歌,脚步轻快地走向学校旁的美食街。春天的阳光总是温暖而和煦,透过树叶的缝隙轻轻散落在地面上,亲吻着地表的万物。进行了很久的实验终于有了重要的进展,麦克沃伊本打算和组员们一起去吃顿中餐庆祝庆祝,奈何约会的约会、联谊的联谊,最后只剩下麦克沃伊一个孤家寡人。被这样明媚的阳光所感染,他决定忽视队友们的重色轻友,自己一个人到新开的中餐厅大饱口福。


到了餐馆门口,麦克沃伊被那火爆的场景吓了一跳。放眼望去,金头发的黑头发的,肤色黑的白的,把装潢的极富中国气息的餐厅挤得满满当当,穿着红黑制服的服务员穿梭在人群之中,大声吆喝着他听不懂的中文,场面好生热闹。


看来拉金的情报没有错,这家真的很好吃的样子。


虽然有些被吓到,但是抱着对美食的热爱,麦克沃伊还是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试试他期待已久的中国菜。于是他挤到前台去,想问问还有没有空余的座位。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刚来澳洲留学的中国女生,本只是想来赚赚外快,却想不到自己这有些捉襟见肘的口语水平在刚开始兼职的时候就受到这么残酷的打击。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位笑得堪比黄金海岸那极负盛名的阳光的澳洲小伙到底在说什么啊!你的卷毛再可爱也掩盖不了你语速快的要命这个事实啊!


女生用力的摆了摆手,嘴里刚喊出一句“Please slow down!”就看见澳洲小哥身后冒出一张亚洲面孔,丹凤眼里满是笑意,不紧不慢地说出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他想问你还有座位吗?”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上天居然派了一个大帅比来拯救我,真是太好了。


麦克沃伊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中国女生丰富的表情变化,心想终于明白为什么网上说中国的表情包丰富了。听见了陌生的语言,他顺着耳边那温润的声音转头望去,映入眼前的是一张被上帝亲吻过的侧脸,还有那因挂有淡淡笑意而微微上扬的嘴角。


扑通,扑通。


谁说丘比特忘记了他呢,那个小家伙只是来得晚了些。


因为啊,这个淘气的小爱神特地为麦克沃伊挑选了一支最大的金箭。


盯着那人一双丰满而又殷红的嘴唇不停地相互碰撞又分开,麦克沃伊像突然被人丢到了异次元空间,忘了呼吸和心跳,屏蔽掉所有声音,眼中只剩那双嘴唇,和那个人。


耳边响起了自己的母语,麦克沃伊突然清醒过来,听见刚才一瞬间夺了自己心魄的人正用着同样标准的英语告诉自己餐馆没有空余的单座了,问是否愿意和他拼个桌。


愿意。当然愿意。


被服务员领着穿越了拥挤的大厅,来到角落的一个双人桌旁,又被引着落座。直到手上握住了一张夹杂着中英文的菜单,麦克沃伊才算真真正正冷静了下来。他猛地甩了甩头,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就突然见色起意,把魂都丢了。


宁泽涛看着对面男孩可爱的小动作,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他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从小赞美和夸奖也没少收,来到这异国他乡他东方人的面孔就更是引起了不少关注和追捧。然而感受到来自同性而又如此明显的着迷,还真是第一次。对方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和那双闪着夺目光芒的蓝眼睛莫名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很喜欢的卷毛小狗,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涟漪。“你好,我叫宁泽涛。”


明明是普通的一句问候,但那温柔的语气还是让麦克沃伊僵住了身子。强压下心中的悸动,麦克沃伊端正了坐姿,努力稳住自己的声线:“你好,我叫麦克沃伊。”


“所以你就是那群理科生口中的天才小学霸?他们怎么没告诉我,小学霸长得也很好看呢?”看到对方意料之中的惊慌,宁泽涛心情莫名愉悦起来。


嗯,真可爱。


接下来的几句交谈中麦克沃伊已经点好了菜,将菜单交给宁泽涛后,就开始光明正大的盯着对方看。不光是嘴唇,连那上挑的眼角,如同黑曜石般闪烁的眼珠,甚至是藏在浓密的黑色发丝后那小小的发旋,无不昭示着那人无与伦比的帅气。麦克沃伊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真的有好看到发梢的人。


宁泽涛将点好的菜单交给服务员后,转回身看见对面的小卷毛正托着腮注视着自己,和自己对上眼神后还匆匆忙忙地将视线转到面前的餐具上,像是想要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们坐的座位正好倚着一根盘着木龙的圆柱,宛如被筑起了一个隐形的屏障,餐厅的纷纷扰扰传到这里已经若隐若现。太安静了,麦克沃伊忍不住想到,安静得连自己的那过快心跳声都能听见了。


“你喜欢吃中国菜吗?”像看出了麦克沃伊的紧张,宁泽涛率先打破了安静。


听见对方的提问,麦克沃伊不免兴奋起来。他一直对中国文化感到着迷,无论是道家的庄子还是传统的美食,他都有所接触。可惜他的精力大多放在了学业和他酷爱的游泳上,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仅仅是停留在“了解”上。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货真价实的中国人,麦克沃伊一股脑地将自己对中国的看法和疑问都说了出来,比平时还要快的语速和上扬的小尾音,将他的激动泄露无疑。说完自己又觉得不好意思,揉了揉头发说了声抱歉。


宁泽涛惊讶于一个澳洲物理系学生对中国的理解,思乡之情被激起,平日里有些少言寡语的他也打开了话匣子。两人像相识已久的老友一样谈天说地,从中澳文化差异聊到日常生活趣事,从不同的专业到两人都热爱的游泳,兴致浓时,连服务员上菜都险些没有注意到。


看着宁泽涛面前那碗冒着热气的云吞面,大概是被水汽熏了脑子,麦克沃伊突然冒出一句:“其实我一直挺想尝尝中国的面,可惜我不会用筷子,拿叉子吃又太怪了。”停顿两秒,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让对方别放在心上,却看见宁泽涛挑了挑眉,随即露出一个绝对可以参选校园先生的微笑。他熟练地夹起面条,送到口边吹了吹,再递到了麦克沃伊的面前。等不到小卷毛的回应,宁泽涛还像喂小孩子一样:“来,张嘴,啊。”


麦克沃伊匆忙吃完了送到自己嘴边的面条,还偷偷地用自己的卫衣扇风,默默祈祷着脸上的热度快点降下来。中国面条的味道嚼劲如何他完全没了印象,但宁泽涛那双在水汽氤氲中仍明亮灼人的眼睛,却成了他多年以后亦忘记不了的美景。

 


一顿饭吃到尾声,两人都显得有些意犹未尽,也不知是谁主动的,两人爽快地交换了社交账号,商量着下次继续一起出去寻觅美食。结账后,他们相互道别,各自踏上了归程。


按计划麦克沃伊是要踏上归程回宿舍的。


但当他站在书店的外国图书区里,盯着自己手中拿着的,刚刚从宁泽涛ins听闻的中文书时,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TBC.

n刷第七集之后发现雷鸟听见闪烁同意让他帮忙的时候露出了超级撩人的微笑(*´艸`)
我ball ball 你们别搞三角恋,快点在一起好不好

【宁麦】In a Heartbreat(大学生AU)(一)

#OOC预警,文笔太差是我的错qwq

#灵感来自同名的外国影片,是个非常可爱的作品,强烈安利!!还受到了小麦微博和ins上面晒的中国美食的启发

#本来是想写完再发出来的,但是昨天!!小麦居然发了这么大一颗糖!!而且他居然真的在学中文!!于是我按耐不住了!!

#用了昨天采访里的梗,那个采访真甜啊(升天.jpg)

#感谢老婆为我校对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爱宁麦和极圈的所有小伙伴。

----------------------------------------------------------------------------------------

9月,澳大利亚春意渐浓。


麦克沃伊和拉金在学校小公园树下的长椅上懒散地坐着,享受着春风拂过的惬意。风儿将几片不知名的小花瓣洒在麦克沃伊的书上,竟让那枯燥无味的语言书有了几分中国人所说的“诗意”。


“唉!”随着一声哀嚎,麦克沃伊将手中的中文教科书反扣在膝盖上,一手拿起手边略有些凉了咖啡,一手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头卷毛被蹂躏得更乱,在澳大利亚初春的凉风中微微飘动。


拉金不禁感叹自家老铁居然也有对着书本抓狂的一天:“怎么了天才小学霸?这不是你很喜欢的那本《关于物理学、天文学和数学的世界宝库》吗?怎么这么大反应啊。”如果他能收敛一下那调侃的语气,麦克沃伊也许会真的相信他在关心自己。


瞄了一眼书的内容,全是看不懂的外国文字,拉金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疼。


“你别跟着他们乱叫,”瞪了一眼拉金,麦克沃伊又把视线放回中文书上,无所事事地搅动着咖啡的吸管。麦克沃伊物理学成绩优异,常常给大家讲题,还带有保证把人讲懂的神奇buff,理科男们感激他讲题的大恩大德,总爱笑着叫他一声“天才小学霸”。大抵是谦虚的性格使然,麦克沃伊本人倒是不太喜欢被这么叫。“你说中文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些汉字一个个都长得差不多,他们到底是怎么记住的啊?”


因为那是他们的母语啊。看着对面的一向大大咧咧没啥烦恼的小学霸难得露出烦躁的表情,拉金选择默默把这句吐槽吞回肚子里,啃起了自己的三明治。没得到回应的麦克沃伊也不在乎,又一次把头埋进书本里,嘴中还念念有词,尝试着把书上的汉字拼音念出来,但舌头却像被打了结,只能发出些带有浓浓澳大利亚口音的奇怪音节


见身旁的人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拉金不免感到有些无趣。本着身为澳洲好基友和八卦至上的精神,他还是决定好好关心关心这位一心沉迷于中文的朋友:“你怎么突然对中文这么感兴趣了?连吃个早餐都要带着本中文书,”他顿了顿,仿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为了哪位中国大美人吧?”


本来只是无心的玩笑,却让对旁边的小卷毛闹了个大红脸。三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就像木马病毒警告一样出现在拉金的脑海。


完了,有情况。


也难怪拉金这么惊讶,麦克沃伊外貌出众,身材高挑,衣品不凡,一双仿佛装进了蔚蓝大海的深邃眼眸更是俘获了大批迷妹。奈何明明长了一副万人迷的面孔却装着一颗对恋爱毫不在乎的心,朋友们从没见过麦克沃伊对谁动心,更别说主动追求了。


天知道这可是他们系被女孩子表白也只是红着脸轻声拒绝的系草啊!!这个一向被他们戏谑把物理习题当女朋友的小学霸居然为了一个人去学外语??这个让女生们哭嚎着感叹被金发小爱神遗忘的家伙,居然遇到的动心的人??


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拉金恨不得现在就掏出手机跟自家女朋友分享这个大新闻。


没等到麦克沃伊的回答,拉金语调提高了三分:“不是吧?真的?你快说,是哪个女孩子?我们学校的吗?哪个系的?学姐还是学妹?”


看着对方仿佛快要站到椅子上当着全公园老老少少的面逼问自己的架势,麦克沃伊急忙将他按住,摆手解释:“不是不是,你想太多了!”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让这话的说服力打了不少折扣。


上帝作证,他学中文虽然的确是为了一个中国美人,但绝对不是为了学校里的学姐或者学妹。麦克沃伊心里默默地想,努力让自己显得心安理得一点。


他不过是为了学校的校草而已。


拉金刚准备审出个前情后续,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了声麦克沃伊。两人一起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校园网上被讨论得风风火火的校草宁泽涛向他们挥了挥手,又将手插回黑色风衣的袋子里,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拉金转过身去想对老友感叹一声网上说的真没错宁泽涛好帅啊简直像个模特诶,却发现麦克沃伊脸上的潮红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处,蹿入他的卫衣里。


如果麦克沃伊有翻到过教科书关于中国谚语的那一章,他就会明白,像“说曹操,曹操到”这类谚语是真的经历过实践检验的。


TBC.